kimi酱D

啥cp都吃的好勾搭有点认生的平和迷妹😗

全是写不出下文的开篇

全是开头的片段
胡言乱语,写不下去
横雏 丸昴


-----

从夏到秋简直就是一瞬间发生的事情。
下完秋雨,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本该还很燥热的时候却早已经夕阳西下。

横山在换季的时候脸总是出奇的干,万物都感知着季节交替的悸动和不安。横山更是不例外。除了万年不变的白皮。

新季度预算弄的头疼,动力饮料喝了一罐又一罐。项目在节点又要三方评审。甲方老头简直各路牛鬼蛇神,提的问题尖酸刻薄噎的横山只想翻白眼,要不是旁边前辈捅捅他示意要微笑微笑,他绝对会一直臭这脸。


-----

丸山和涩谷说前些天他救了两只蝉,涩谷一脸你特么在逗我的表情,
“你和安田太合拍,那家伙刚和我说自己救了一只青蛙。”这都什么鬼。
丸山看涩谷不可置信的摇头蹲在地上狠狠的嘬了一口烟,
“小涩觉得我很怪吧。”丸山说着然后就fufu的傻笑了下,随即把涩谷手上的烟拿了过来,也吸了一口。涩谷不乐意的嘟囔了句我还没抽完呢。丸山怕他不高兴赶紧把烟又放回他嘴里,不经意间手指碰触到了涩谷那薄薄的上嘴唇。

-----
涩谷在这个明媚的日子里思考。
简单来说这是个过了梅雨季节过了台风季节刚好穿上心爱的古拙夹克不冷不热,丸山破天荒的不知道闹什么脾气已经出走好几天的日子。
本来说要去一块买黑胶盘也因为莫名其妙的冷战而计划搁浅。
涩谷其实不常思考。尤其是对待他和丸山这段别别扭扭的感情。

他说话冲,可能偶尔让恋人也觉得很难听刺耳,
他回忆俩人相遇,村上大咧咧说带着后辈来吃饭,这小子已经吃了好几天泡面了,待他改善下伙食。那是涩谷第一次见丸山,瘦的有点zuo腮,被风吹的红通通的脸不好意思的说初次见面。
一脸狸猫样,还是野生的那种。

-----

na,yoko晚上要去花火大会么?

不要。那么多人,还不如在家看看漫画打打游戏呢。

去嘛去嘛

反正我这楼也能看到,何必人挤人呢。
七夕当日要俩人在一起才最好。

kenty说的好啊,阴天过后必定晴天。看到lofter gn们写的文章是最近最大的安慰与救赎。#曇りのち晴れ#曇りのちかならず晴れ#

嗯,最新一期janiben subaru大神穿的衣服。威斯康星大学吉祥物badgers。不要问我为毛会知道🌝🌝🌝

【横雏】忘年会

上班摸鱼写个小短文。

提前祝米娜新年快乐啦🎉

アケオメ!(≧∇≦)

-------

这是当红爱豆组合关8的忘年会。
终于抛开摄像机staff,纵情聚会的忘年会。

横山裕先生这个顶级闷骚金牛男在酒过三巡之后开始脱离自己给自己的这个设定,变得大胆起来。
他嘟着嘴向团员要亲亲,坐在旁边的maru不幸成为第一受害者,其实他第一攻击目标是subaru来着,这人跑的比猫还快顺便把maru推过来给自己当肉盾。
“もう,裕亲又开始kiss狂魔了”maru擦着嘴满脸通红的说。
那边小亮正和村上纠结这饭菜怎么那么没有味道,对食物的偏食到了强迫症的阶段。顺便叫来了服务生怒点了几个沾酱的烤串才把赌气的嘴收回去。
大仓喝的也有点多,叫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拿着手机准备录像当作日后cha横山的铁证。安田赶紧给他让出最好拍摄位置,小天使的很。
横山似乎凭借这一吻释放了心中的猛兽,他一屁股坐在小亮和村上中间,大叔气的问俩人在聊什么,subaru在旁喊着小亮快跑时横山的手已经揩油成功,在小亮的大腿上摸了又摸,小亮看着横山已经不是那个让自己损不还嘴傻笑的温柔尼酱,暗叫不好,赶紧在横山又自顾自倒酒的时候端着盘子和菜跑到和他的对角线最远处坐下,
“危ない!”擦了下冷汗,盯着自己牛仔裤大腿上可疑的油渍,没敢发飙。

现在去cha横山等于飞蛾扑火,大写的zuo死。


这时候只能牺牲队友了!( ✌︎'ω')✌︎
这个想法不是小亮一人内心的os,除了村上神经钝感力,全员电波整齐划一。


他们缩在角落看横山向村上发起总攻。
心中简直要摇旗呐喊,吹起胜利在望的冲锋号。


让横山主动,这光阴也只能在酒桌上能看到了。
横山给村上倒酒,俩眼不再游离不定,死盯着村上的大眼睛,村上回看他问“喝了几杯了?”
横山放下酒瓶,掰着手指数,和たっちょん喝了三杯,和yasusu喝了两杯,和maru喝了一杯还是两杯,抬头望望天似乎思绪又不在这数杯数上了,


“喝的不少了,要不要就到这?”
subaru在远处小声的询问,缩在maru旁边。
“不要,我还没有和hina喝呢。”然后横山强引的和村上碰杯又是一口闷,村上笑的露出虎牙,说yoko你别喝那么急啊,也陪他喝了这杯酒。想着再帮横山倒一杯,刚碰到酒杯碰到横山手指,就被横山一把搂了过来,这人什么开场白也没有就吻了上来,还不是恶作剧的蜻蜓吻,非要把舌头伸进去才罢休。
那边团员只想掀桌子,却都一个个纷纷打开手机,拍照的拍照录像的录像,防盗拍的手机音此起彼伏,倒像是记者见面会。
村上开始还挣扎,后来也由着这个大他一岁的人肆无忌惮。可感觉这人吻的忘乎所以有点忘了地点场合要把手伸入自己衣服里,赶紧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
第一时间回头看看团员,这帮人一个个互相做作的假笑着,套路的很。

横山才不管这套,说着我去结账了,把村上拉拽起来就出门了。好个男前boy!


这酒,喝到这时最好不过了。
接下来,该是甜点时刻了。

“粟米妈三,我再追加个杏仁豆腐”
maru趁着横山还没结账、赶紧又趁机点个想了多时的甜点,
全员怒视他,只想狂打表情符号🐷🐷🐷,刚刚躲在他后面的subaru暗中掐着maru肚子的软肉。

第二天,经纪人说村上先生和横山桑有事情要晚到,我们先坐这班新干线出发吧。
全员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在小群讨论着这俩人纵欲过度不知检点云云。

-------


距离2017还有不到几十个小时,

新的一年在前方闪耀等着我们。

还好,有幸与你们一块同行。


-------

“你要少做几次,我会更愿意和你一块同行的,你个aho!”🙄️


johnnys entertainment!

看con repo看得激动!然而我还没有开始做应援扇。越来越紧张。怎么办😫.

(.﹒︣︿﹒︣.)

经过千山万水后发现别人迈过一条小溪就轻易睡到你。
这种白菜让猪拱了的心情,十分微妙。

尻軽女。

三次元非长情的人在现实中为什么总要纠结一个完全没可能的人呢?

醉。

不想上班。


啧啧啧。



(北京冻成狗。。还没来暖气)

时不时就怀念丸克白大人。

看con求gd...

那个一大早就想问主页有看大阪con的gn么...撒比西的求gd啊(对手指)..
..( •̩̩̩̩_•̩̩̩̩ )˃̣̣̥᷄⌓˂̣̣̥᷅ ..
.占个tag...

【横雏】狗狗食欲不振后 02

OOC

把hina写的脾气有点大,其实他只是对yoko脾气大而已吧,噗。

以及hina是pia头小能手!


和谐看文ฅʕ•̫͡•ʔฅ

-------

两天后,横山裕硬着头皮抱着自己的狗狗来报道。

村上医生看了看各项检查结果,对横山裕说“你家狗没事。很健康。你可以放心了。”
这村上医生鼻音很重说话一直吸着鼻子,他说了句抱歉然后当着横山裕的面把口罩摘了下来拿起桌子上的手纸走到屏风后去擦鼻子。

原来像狗狗眼睛的医生还有可爱的虎牙啊。横山裕把医生又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然后得出了上述结论。
真好看,这是横山得出上述结论以后,又补充的一个结论。

可一想到这人是满身消毒水的医生(兽医),又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但是医生我家饭团为什么食欲突然不好了啊?”
村上听出了横山裕不信任自己及怀疑自己诊断的言外之意,本来得了感冒心情就烦躁,不知为什么看到这个白皮总是イライラ的,碍于医德之上忍住了毒舌他的冲动。

“最近你家养别的宠物了么?”村上问横山。
横山家确实又添了一只活物,他看到电视台里介绍仓鼠觉得异常可爱,隔天便买回了家,还给仓鼠取了个名字叫“甜橙”,被subaru吐槽怎么你家宠物都是吃的。

“最近买了只仓鼠,这和饭团食欲下降有关系?”横山裕有一秒钟觉得这医生不行,不看病却打听这些没有所谓的琐事。
村上是谁,阅人无数,这音调说出的话他秒读出又被人质疑了,吐槽之手在控制不住下就对横山裕的脑袋出手了,还好距离横山脑门不到一厘米的时候刹住了车,“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在最后拯救了村上信五。

横山裕奇怪这医生咋要抡我的感觉,
“啊哈哈,你头发帘上有个小虫子我帮你扇走”村上爽朗的笑说着,内心已经怒火攻心就差小宇宙爆发了。

“有很多宠物都这样的,因为主人新买了别的小动物而觉得自己失宠而不开心了,你别以为他们什么都不懂,你要多和它们沟通,告诉它们你还是一如既往的爱它们的。”

横山裕觉得对面的兽医此时不是一个兽医,而是自己老家隔壁的大妈。虽然有点啰嗦但是怪可爱的。
他噗嗤一下了笑出了声,等觉得自己失礼刚想说对不起我不应该笑的时候,那个刚才还和颜悦色给自己扇扇小飞虫的大夫已经又挥着大手过来了。
身为关西人,太知道被pia头吐槽的疼了。
但是横山裕疑惑啊,我这也没装傻啊,对方咋说吐槽就吐槽。

下手真狠。横山裕摸着自己的脑门这样想着。

这人,莫不是以前吉本说相声的吧!

而被横山裕定性为说相声的在听到对面白皮傻笑那一声而对白皮暴力pia头的村上医生看着白皮摸着脑门若有所思,第一想法就是这人莫不是被打傻了,以及,自己又要被投诉了。

牙白,我的小钱钱。no money no life啊啊啊啊啊。

封闭的诊室里感受不到一丝秋天朗爽的感觉,俩人独自内心戏十足,远没有想到之后的之后。

在当下,气氛异常尴尬中。

-------
汪汪汪汪汪汪
(主人,这只仓鼠好丑!我好不开心!汪!!!)


-------
TBC...
我喜欢hina被hina惹恼的那种要喷火的感觉。

啊,多谢小红心💗!

看我多(寂寞如雪( ᵕ̥﹏̑ᵕ̥̥ ),欢迎给我留言啊啊啊啊

【横雏】狗狗食欲不振后 01

OOC


我又回来写文了,嗷嗷嗷。还是写文最开心。
又开了新脑洞,也是没谁了。😂。

有点宠物情缘的感觉。


和谐看文ฅʕ•̫͡•ʔฅ



-------

横山裕家的猎狐梗生病了。
不吃不喝。天天无精打采。
要说不吃不喝,也有点夸张。只是比平时的饭量减了不少。
“subaru,我跟你说,我家饭团生病了!完蛋了完蛋了。我该怎么办。我感觉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是继横山邮件轰炸subaru以后的第三通电话。

“だから、我已经说了啊!你带你家宝贝儿子去看医生行么!祖宗!大祖宗”
现在换季呢,也许它就是想减减肥了吧。subaru想起本是打猎小助手的狗被横山裕活活养成了横山裕裕。果然狗随主人。这狗一定是在狗圈里被嘲笑了才少吃饭的。

“我知道,我就是心里慌张。我看饭团那样我就心疼,它今天只吃了一丢丢它平时最爱的干肉片。”横山裕还在滔滔不绝的说着,subaru把手机开了免提不时はいはい的敷衍应付两句,旁边丸山无奈的笑了笑,去吻subaru好看的嘴唇,subaru被亲的有点昏头叫了声maru。

横山裕透过手机听到了老友色气的声音,心生恶寒,这对现充!我家饭团都生病了俩人还在亲亲我我。啪叽挂上了电话。怨念秒速逆流成河。

他心疼的去客厅看他的狗狗,决定还是带它去市里有名的宠物医院去看看。
领走前还不忘喂了它一片狗狗专用动物饼干。

叫饭团的猎狐梗哼唧了一声,张嘴把食物吃了进去。然后就神游在狗的世界里,不知道想什么呢。

-------

医生抱着横山裕的狗东看看西瞅瞅,还时不时拿听诊器检查它的五脏六腑。

“没什么问题啊,”医生小声嘟囔着,又掰开饭团的嘴检查口腔。

横山裕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从小就怕白大褂医生的他,终于连兽医都害怕了起来。

医生看出他紧张,说“你不要紧张,我看了看你家的狗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一会再给它照个ct检查下,是不是最近你家狗受到什么刺激啦?造成了厌食?”
横山裕听医生这话有点想扶额,知道的是给狗看病,不知道以为说人抑郁呢。

“医生,您在逗我么,这狗也能抑郁受刺激?”横山裕看着戴着白色口罩的大夫,看到有着大双眼皮的圆眼睛。

这医生的眼睛也挺像狗狗的。横山裕想着并顺嘴说出了心声。

“はい?”医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初次见面的人居然说眼睛像狗狗。
口罩后面已经露出了凶狠的八重齿。

牙白,居然就那么说出来了。
横山裕脸一红,忙说着抱歉,解释说医生你的眼睛简直太可爱了。

医生在心里大大的咂舌切了一下。他懒得和这不说话也张着嘴的人多废话,说“名字?”
“饭团”
“我说你的名字。”
“...横山裕...”


在单子上刷刷刷写了出诊纪录,又开了几个化验单子的时候医生一只手一直摸着可爱的饭团的后背,时不时还用手打着圈圈,“我建议你,让你的狗合理饮食,它有点过胖。”医生把单子交给横山裕语重心长的说。
横山裕平时最不喜欢别人说他家饭团胖,医生歪打正着碰到了他的逆鳞
“您可以说我胖,但是不能说饭团胖,它只是因为白看着有点膨胀而已。”当然,你也不能说我胖!

听着自家主人叫它的名字,小狗也汪的叫了一声当作回应。

医生被呛了声,想要回嘴,又想起了自己顶头上司曾经说过的话“顾客就是上帝,如果再被人投诉的话...你懂的。”那个阴险的笑容他想起来不寒而栗。

把吐槽的话生生咽到了肚子里。医生放下狗狗说“你可以出去带狗化验了,结果两天以后到我这来取。”
站起身,开了门对横山裕做了个请的动作。让横山裕赶紧消失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横山裕这个玻璃心颤颤悠悠拿着各种单子出了房门,临走回头看了看墙上医生的名牌“村上信五”

哼。这个叫村上的医生居然轰我!
I'll be back!

( •̩̩̩̩_•̩̩̩̩ )

-------
TBC...